Iris

《白夜行》对桐原和雪穗的浅评

她一次也没有回头。

这是这本书最后的一句话。
桐原亮司&西本雪穗
他们之间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情感?
是爱吗?
应该不是,不然她在面对桐原的尸体时为何可以头也不回的离开
若不是爱,那为何要以他们的名字(R&Y)来命名她的店?
从书中得知,幼年的不幸致使雪穗成长为一个心灵极端变态的人,而桐原,作为一个唯一真正了解她并且被她所信任的人,一直默默守护在她的身边,为她扫清她人生道路上的障碍

这是我刚看完时对整体情节的一点点概括,但仔细看看,其实上述的概括一点都不全面,除此之外,他们守护的更是彼此的灵魂,他们为了保护住幼时的那个秘密,费尽心思去伤害那些一步步接近真相的人,他们人生道路上的太阳,早就在十九年前已经陨落,从此之后两个都受过伤害的人在黑暗中一路同行,雪穗说过,在他的黑夜里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她来说已经足够,我想那就是桐原默默的守护,正因为桐原的爱代替了太阳,才会让雪穗的黑夜如同白夜

事实上,他们两人的灵魂除了这点点爱,也没有什么东西了,这是或许是一种爱,但并不能单纯的称为“爱情”。至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爱情,或许如书中老警察所认为的,他们两人是一种“互利共生”的关系。老警察的看法并不错,但这是站在他的立场上的观点,是片面的,他们并不只是互相利用,他们之间更是一种羁绊,这种羁绊是深入骨髓的。

既然这样,为什么当追诉期过了之后他们两个没有在一起?
他们想要的真的只是在一起吗?
桐原说过,他想要在白天走路
雪穗说过,她的世界没有太阳
他们的世界里很早就没有了太阳,因此他们对彼此的爱代替了太阳,成为他们唯一的光,这个太阳指是什么呢,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但我认为应该是人性,正是有了这点人性,他们才可以走下去。
在《飘》的结尾白瑞德有一段很著名的话:“思嘉,我从来不是那样的人,不能耐心地拾起一片碎片,把它们凑合在一起,然后对自己说这个修补好了的东西跟新的完全一样。一样东西破碎了就是破碎了----我宁愿记住它最好时的模样,而不想把它修补好。然后终生看着那些碎了的地方。”
所以,桐原说的那句话表明,在一起过上平静而幸福的生活真的只是一种奢望,若时光倒流,他们回到最初享受童年的时光,若没有桐原父亲的兽性,没有桐原的弑父,没有雪穗的杀母,以及之后的所有罪行,一切不曾发生,或许他们就可以在太阳底下手牵手漫步。

雪穗想要的是“夺取”,卑微的出生和幼年的经历让她有想要拼命挤进上流社会的愿望,于是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不断的夺取身边阻挡她的一切,于是最后她的生命只里剩下夺取和对桐原的爱
那桐原要的是什么?
“赎罪”
从他拿起剪刀刺向父亲的那一刻起,他的生命只剩下赎罪和对雪穗的爱,于是他尽可能满足雪穗的夺取,为她当黑客,为她杀人,为她去强暴别人,为她隐姓埋名四处流亡……

但是难道真的都是桐原在为雪穗做事吗?并不是,从很多细节都可以看出来,他们其实都有为对方做事,同时也在做自己的事,所以他们是一体的。

从幼年的经历看出来,其实桐原的经历要比雪穗好得多,所以他发挥自己的才能开了自己的店。
但书中有一段描写侦探跟踪调查化名秋吉的桐原的情节。
“这个人活着到底有什么乐趣?简直孤独得要命。”这是今枝对桐原的感叹。 是的,桐原什么都不需要,因为他也几乎没有了灵魂,没有了人性。那些一般人的感情对他来说毫无意义,他也不懂得去享受这些东西,他只有赎罪。终其一生的赎罪。
于是小说的最后,那把剪刀终究刺进了他的心脏。十九年前就该刺进去的剪刀,十九年后还是刺了进去。桐原用死完成了他的赎罪。

或许明知自己不能像雪穗那样可以光明正大获得成功,于是他便把自己所有希望寄托在了雪穗身上,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桐原最后为了雪穗不被牵扯出而从商场二楼自杀身亡的原因吧,也是为什么我说他们已经是一体的原因

那雪穗是如何纪念她生命中唯一的一点光亮呢,就是用桐原和雪穗的名字(R&Y)命名了她的店,也代表了雪穗对桐原的爱吧。。

想到这就能理解了为什么雪穗最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书中是那样描写的,
“雪穗像人偶般面无表情。她冰冷地回答:‘我不知道。’”“只见雪穗正沿扶梯上楼,背影犹如白色的幽灵。”还有那句“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刚读到这里我真的没有原谅雪穗,面对桐原的牺牲她怎么可以这么冷漠,但是整本书都在伪装,都不以真面目示人的雪穗,在那一刻却展现了真实的自己,她没有装出路人那种惊慌失措,也没有装出店长的脸色铁青,她没有装出常人该有的反应,对她来说,表现出恰当的惊慌,是轻而易举的,还有一次都没有回的头,在这种情况下,离去时忍不住好奇跟担忧,回一两次头,看一两眼,难道不是正常的反应吗?难道就因为回头看了一眼,别人就会识破两人早已认识吗?

实际上,情感的表露是对情感的掩藏,冷漠的神情才是对情感的展现。对雪穗来说,桐原的爱就是她黑夜中唯一的一点光。也是她最后残存的一丝人性和一点点灵魂。正是因为他们彼此之间有着深入骨髓的爱,所以桐原的死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使得她没有办法再做作的表演出惊慌的神态。因为亮司的死也带走了她最后的那一点灵魂。所以在亮司死去的瞬间,雪穗的灵魂也死去了。所以,当雪穗离开的时候,她的背影就像个幽灵。不,她已经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不再有留恋,不再有人性,不再有灵魂,不再有爱。这样一个幽灵,当然不会再回头。

她唯一一次没有伪装的时候,是在光芒的熄灭的时候,从此,只剩她一个人,行走在黑夜
从此之后不再有白夜,也不再有白夜行,因此光芒熄灭的时候,故事也就结束了。

“只希望能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这个象征故事内核的绝望念想,犹如一个美丽的幌子,随着无数凌乱、压抑、悲凉的故事片段像纪录片一样一一还原:没有痴痴相思,没有海枯石烂,只剩下一个冰冷绝望的诡计,最后一丝温情也被完全抛弃……

悲剧的结尾更加令人印象深刻,而桐原亮司&西本雪穗两个名字可能会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吧,有时候我会在想,后来的雪穗会变成什么样呢?或许更加会伪装,更加残忍,更加不择手段……

世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 一是太阳 二是人心

他们再也没有长大,她不再以真面目示人,他则是那个至今仍在黑暗的通风管中徘徊的小男孩。


(有借鉴豆瓣书评)

晗影·FoPoTo:

杭州24小时

满打满算在杭州呆了一天的时间吧。
其间一个日落一个日出,拍摄计划安排的十分紧凑。
终于勉强把计划中经典的机位都打上卡了~

感谢 @Ke-Ke·FoPoTo 的机位指导